陸大鵬:哥白尼是德國人還是波蘭人?這要從條頓騎士團說起

陸大鵬

2020-05-30 14:20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1541年4月,普魯士公爵阿爾布雷希特(Hohenzollern-Ansbach,1490—1568)有一件煩心事。
原來他的得力大將老庫恩海姆(Kunheim der ?ltere,1480?—1543)病入膏肓,雖然請了很多醫生、用了形形色色的藥劑,都無濟于事。公爵不忍心失去這位肱股之臣,于是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去請一位敵視自己的名醫。
他的名字是尼古拉·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哥白尼
今天大家都知道哥白尼是偉大的天文學家和數學家,是《天體運行論》的作者和日心說的倡導者,但其實他是一位博學通才,有多種身份,包括行政官僚、外交官、神學家、翻譯家、經濟學家,以及醫生。他曾在享譽全歐的意大利帕多瓦大學學醫,是連續多位瓦爾米亞(英語Warmia,德語Ermland,在今天波蘭的北部)主教的“御醫”,醫術聞名遐邇。但哥白尼素來敵視阿爾布雷希特公爵及其國家,并且哥白尼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對信奉新教的公爵沒有好感,所以公爵擔心他不肯來。
不過哥白尼的醫德值得贊頌,并且他與庫恩海姆有過交情,所以毫不猶豫地來到普魯士首府柯尼斯堡,為命懸一線的庫恩海姆精心醫治。一個月后,庫恩海姆的身體逐漸恢復。在這一個月里,哥白尼與公爵也盡棄前嫌,因為哥白尼發現公爵并不是自己原本想象中的惡人,還與自己有許多文化方面的共同愛好。
1541年,哥白尼給庫恩海姆提供醫療建議的德文信
回家之后,哥白尼醫生仍然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繼續寫信給庫恩海姆,給他提供健康方面的建議。
哥白尼與普魯士有著難解之緣。他的家鄉西普魯士當時屬于波蘭王國,而他的好幾位長輩以及他本人都曾與普魯士公國(也叫東普魯士)為敵。至于普魯士公國的前身——條頓騎士團,更是與哥白尼緊密交織。
條頓騎士團與普魯士
為了理解東歐的這段錯綜復雜的歷史,我們不妨介紹一下普魯士的淵源,解釋一下“普魯士”這個概念在不同歷史時期的不同涵義。
今天我們說到“普魯士”,可能馬上想到弗里德里希大王、霍亨索倫王室、德國軍國主義等等,但其實在最初,“普魯士”和德意志一點關系都沒有。
普魯士人原本是波羅的海沿岸地區的一個小民族,其經濟和社會發展相對于西歐來說比較落后。12和13世紀,德意志和波蘭都已經發展出封建國家的時候,普魯士人還是分成若干個部落和氏族,沒有統一的政權,并且信奉萬物有靈的原始宗教。
普魯士人和他們東面的鄰居立陶宛人與拉脫維亞人一樣,屬于波羅的海民族。普魯士語現已消亡,和立陶宛語、拉脫維亞語屬于同一個語族,即波羅的海語族。
普魯士的西面是信奉基督教的波蘭人,他們不斷與普魯士人發生沖突,并于1226年邀請德意志人組成的軍事修會“條頓騎士團”前來一同討伐普魯士人,并向這片“野蠻人的土地”傳教。條頓騎士團(在其他基督徒十字軍的幫助下)花了幾十年時間,借助殘酷的武力征服了普魯士。普魯士民族逐漸被同化或消亡。條頓騎士團鳩占鵲巢,建立起自己的國家,即“騎士團國”,并成為波羅的海沿海的一大強權。
與此同時,原本處于割據混戰狀態的波蘭逐漸統一并崛起,并且與新近皈依基督教的立陶宛聯合。波蘭-立陶宛成為波羅的海沿海的另一大強權。它與條頓騎士團不斷發生摩擦,發生大沖突只是時間問題。
1410年7月15日,在坦能堡(Tannenberg)和格倫瓦德(Grunwald)這兩個村莊(都在今天的波蘭北部)之間的田野上爆發了一場大戰。條頓騎士團軍隊被波蘭-立陶宛軍隊打敗。大團長烏爾里?!ゑT·容金根(Ulrich von Jungingen,1360?—1410)陣亡。此役是條頓騎士團歷史的轉折點。但在最終滅亡之前,騎士團還要經歷一個緩慢的走下坡路的過程。
在坦能堡戰役中戰敗身死的大團長烏爾里希?馮?容金根
1410年的條頓騎士團國家
條頓騎士團并非被波蘭-立陶宛一口氣吃掉,而是緩慢地毀于內亂和外戰。坦能堡大戰之后騎士團的威信一落千丈,國家在衰落的道路上一發不可收拾,苛捐雜稅和對民眾的壓制更是令人不堪忍受。騎士團治下的各城市有相對較強的經濟實力,卻沒有與之匹配的政治權力。因此騎士團的很多臣民對它越來越不滿。
現代烏克蘭畫家Артур Орльонов筆下的坦能堡戰役
十三年戰爭
1440年2月21日,普魯士的53名貴族與教士和19座城市(包括但澤、柯尼斯堡、埃爾賓、托倫等)的代表在馬林韋爾德(Marienwerder,今天在波蘭北部的濱海省,波蘭語名字是克維曾)集會,反對條頓騎士團的專橫統治。這些人組成了“普魯士聯盟”。騎士團的臣民開始“造反”。
1452年,普魯士聯盟請求神圣羅馬皇帝弗里德里希三世調停聯盟與騎士團之間的矛盾,但皇帝命令他們服從騎士團。于是,聯盟尋找別的方面的支持。
1454年2月,普魯士聯盟領導人約翰·馮·拜森(Johann von Baysen,1390?—1459)正式請求波蘭國王卡齊米日四世·雅蓋沃(Casimir IV Jagiellon,1427—1492)將普魯士接納為波蘭的一部分,這標志著“十三年戰爭”(1454—1466)開始。在這場戰爭中,普魯士聯盟和波蘭為一方,條頓騎士團為另一方。
十三年戰爭期間的一場戰役
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很難說這場戰爭是德意志人和波蘭人之間的民族沖突(這是19和20世紀一些民族主義歷史學家的觀點),因為反對騎士團的很多市民是說德語的,哥白尼家族就是如此。
這場漫長的混戰給普魯士土地和居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最后各方都力量不支,研究條頓騎士團的美國歷史學家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描述戰爭末期的局面為“弱雞互啄”。等到大家都奄奄一息的時候,終于坐下來議和。1466年,各方簽訂了《第二次托倫和約》。騎士團國的西半部分被割讓給波蘭王國,從此這些土地被稱為“王室普魯士”或“波屬普魯士”或“西普魯士”。騎士團保留了東半部分,即“東普魯士”,雖然要向波蘭國王稱臣,但實際上仍然是高度自治的政治實體。
隨后幾十年里,條頓騎士團茍延殘喘。
哥白尼家族
1473年2月19日,尼古拉·哥白尼出生于西普魯士的托倫城(德語Thorn,波蘭語Toruń),兄妹四人,他排行第三。當時西普魯士的市民大多是說德語的,哥白尼家也不例外。他的父親老尼古拉是出身于克拉科夫的黃銅商人,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在1454年曾擔當波蘭樞機主教奧萊希尼茨基(Zbigniew Ole?nicki,1389—1455)與普魯士一些城市之間的談判的調停人。大約1458年,老尼古拉搬到托倫,當時托倫正是“十三年戰爭”的焦點,托倫市民支持波蘭國王卡齊米日四世,國王則承諾尊重托倫城一貫的高度自治權。
老尼古拉的妻子,即天文學家哥白尼的母親芭芭拉·瓦岑羅德(Barbara Watzenrode)出身于托倫城的權貴之家。她的母親出身于波蘭人的名門望族,父親瓦岑羅德(Lucas Watzenrode the Elder,1400—1462)是富商和托倫市議員,堅決反對條頓騎士團。1453年,老盧卡斯參加了普魯士聯盟密謀起事反對騎士團的會議。在“十三年戰爭”期間,他自掏腰包支持普魯士各城市反抗騎士團的斗爭,因此損失了不少財產。他積極參與托倫和但澤的政治,還親身參加了一些戰斗。
芭芭拉的哥哥小盧卡斯·瓦岑羅德(Lucas Watzenrode the Younger,1447—1512),即天文學家哥白尼的舅舅,后來成為瓦爾米亞主教,是有權有勢的一方諸侯,所以能資助哥白尼去意大利留學,并一直栽培和扶助他。小盧卡斯曾在克拉科夫大學(今天的雅蓋沃大學)、科隆大學和博洛尼亞大學受教育。他也是條頓騎士團的死敵,曾被大團長怒斥為“魔鬼的化身”。小盧卡斯與連續好幾代波蘭國王都交情甚篤,是王室的朋友和謀臣。他促進了瓦爾米亞與波蘭之間聯系的加深。
哥白尼的舅舅和提攜者小盧卡斯?瓦岑羅德
在舅舅資助下,哥白尼在克拉科夫大學、博洛尼亞大學、帕多瓦大學和費拉拉大學讀書,獲得教會法博士學位,也花費很大力氣去研究自然科學。三十歲那年,他結束學業,從意大利回國,在瓦爾米亞度過了余生的四十年(只有少數幾次短暫的旅行去克拉科夫和普魯士一些地方)。他擔任舅舅的秘書、醫生和謀臣,陪同舅舅參加西普魯士的議會,并參與政治,維護西普魯士(尤其是瓦爾米亞)的利益,反對條頓騎士團,支持波蘭王室。舅舅去世后,他又為后續幾任瓦爾米亞主教效力。
城防司令哥白尼
1512年,哥白尼在瓦爾米亞的海港城鎮弗龍堡 (德語Frauenburg,波蘭語Frombork,)定居并從事科學研究。
此時東歐的政治形勢錯綜復雜?!兜诙瓮袀惡图s》簽署之后,條頓騎士團仍然不甘心喪失了西普魯士,因此不斷襲掠當地(包括瓦爾米亞)。1511年,來自德意志名門望族霍亨索倫家族的阿爾布雷希特·馮·霍亨索倫-安斯巴赫當選為大團長。1519年,波蘭-立陶宛和莫斯科大公國之間爆發戰爭,阿爾布雷希特趁機與莫斯科大公國結盟,向波蘭發動進攻。他的目的之一是吞并(或者說收復)瓦爾米亞。
阿爾布雷希特取得了一些勝利,但俄國人承諾的經濟援助遲遲不能到位,所以騎士團無力支付軍餉。不過波蘭國王齊格蒙特一世(Sigismund I,1467—1548,卡齊米日四世的兒子)幾面受敵,所以只能抽出很少兵力去普魯士對付騎士團。這些兵力不足以長時間遏制騎士團的軍隊。大團長的軍隊蹂躪西普魯士,收復了一些地區。波蘭軍隊終于集中力量來對付騎士團的時候,還帶來了韃靼人、波西米亞雇傭兵和優秀的炮兵。但他們兵力不足,無法攻克阿爾布雷希特的要塞。但大團長知道,如果波蘭人派強大的軍隊北上,他就完了;并且他看到自己新征服土地上的臣民早就處于赤貧的狀態,無法為他的軍隊提供糧草,也無力納稅。于是他主動在1521年與波蘭簽訂停戰協定。
在這場短暫戰爭期間,哥白尼作為瓦爾米亞主教區的官員之一,堅決主張與波蘭王室合作,抵抗條頓騎士團,還建議將瓦爾米亞的貨幣與波蘭貨幣統一。他明確地認為自己是波蘭王國的臣民。
1520年1月,條頓騎士團襲擊弗龍堡 ,哥白尼的房子遭到破壞,他的一些天文器材可能在這個時期被毀。于是他不得不搬遷到奧爾什丁 (波蘭語Olsztyn,德語名字是Allenstein,阿倫施泰因 )。奧爾什丁也受到騎士團軍隊的威脅,哥白尼奉命指揮守城。他組織守軍和市民修理了城防工事,儲備糧草和其他物資,準備迎戰敵人。
此時他手下的士兵只有100人。于是他寫信給波蘭國王,請求支援。但這封信被騎士團截獲。不過齊格蒙特一世從其他渠道得知了奧爾什丁的困境,派來了一名捷克裔軍官指揮的100名士兵。不久之后又有700名騎兵前來支援哥白尼。他還寫信給埃爾賓城(Elbing,今天在波蘭北部,波蘭語名字是埃爾布隆格)求援,得到了一批物資和16門火炮。
1521年1月16日,騎士團軍隊殺到,有400步兵、600重騎兵、400輕騎兵和若干火炮。他們炫耀武力,威嚇守軍,要求對方投降,被哥白尼一口拒絕。1月26日,騎士團軍隊發動進攻,越過冰凍的護城河,逼近城墻,企圖打守軍一個措手不及,但波蘭士兵及時堵住了缺口。哥白尼本人可能也登上城頭,指揮作戰。騎士團軍隊被打退。2月底,更多波蘭援軍來到奧爾什丁,騎士團軍隊不得不放棄攻城。在不久之后的和談中,哥白尼擔當波蘭方面的代表。
條頓騎士團變成普魯士公國
馬丁·路德引領的宗教改革在德意志風起云涌之后,新教思想也很快傳到了東西兩個普魯士。哥白尼的熟人和同僚當中就有不少人皈依了新教。而條頓騎士團的最終命運與宗教改革緊密相連。
阿爾布雷希特大團長于1522年訪問紐倫堡,向神圣羅馬帝國諸侯請求金錢支援,結果白跑一趟。但他顯然在那里受到了路德教義的很大影響。1523年初,馬丁·路德專門向條頓騎士團發表聲明,“請求條頓騎士團的領主們停止虛假的守貞”。
條頓騎士團是軍事修會,意味著騎士們有修士的身份,是神職人員,所以根據天主教會的規矩必須守貧、守貞。但在此時,北德的很多主教已經追隨路德的教導,娶妻生子。阿爾布雷希特大膽地將騎士團國世俗化,建立普魯士公國,他本人成為首任公爵。并且他還皈依了新教。本文開始時提到的庫恩海姆在普魯士公國放棄天主教、皈依新教的過程中發揮了很大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庫恩海姆的兒媳是馬丁·路德的女兒。
普魯士的騎士、各城市和貴族決定性地支持阿爾布雷希特改信新教、結婚并將騎士團國家世俗化,波蘭國王也同意了。騎士團國家的世俗化是一石二鳥,解決了兩個問題:沒收剩余的教會財產能讓大團長償清債務;并且東普魯士可以被納入波蘭王國,讓它與波蘭國王建立和平的、互相之間沒有威脅的關系。1525年4月10日,阿爾布雷希特公爵在克拉科夫向波蘭國王齊格蒙特一世(也是阿爾布雷希特的舅舅)宣誓效忠。19世紀波蘭民族主義畫家揚·馬泰伊科(Jan Matejko,1838—1893)的油畫讓這個場景不朽。這也是最偉大的波蘭油畫之一。
揚?馬泰伊科的油畫《普魯士稱臣》
西普魯士當初被吸納進波蘭國家的時候就保存了很強的獨立性,而東普魯士如今融入波蘭國家的程度更低。公爵維持自己的軍隊、貨幣和議會,并且有相對獨立的外交政策。行政體系幾乎沒有任何變化,之前的法律仍然有效。
1618年,當時的普魯士公爵沒有子嗣,于是讓霍亨索倫家族的另外一支,勃蘭登堡選帝侯繼承了普魯士公國。于是勃蘭登堡和普魯士的命運聯系在一起。這兩塊領土組成了近代的軍事強國普魯士王國的核心部分。
哥白尼是德意志人還是波蘭人?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哥白尼的民族問題。關于哥白尼是波蘭人還是德意志人,歷來有很多爭議,尤其是在民族主義者的圈子里。
他出生于西普魯士,當時的西普魯士是波蘭王國的一個擁有高度自治權的地區。他的父母都是說德語的,他自己也以德語為母語。我們知道他懂波蘭語,但他的著作都是拉丁文或德文的,沒有波蘭文作品保存至今。一個主要原因是當時的波蘭文學語言還沒有發展成熟。他在意大利的博洛尼亞大學讀書時注冊加入了“德意志學生社團”,但當時來自普魯士或西里西亞的學生通常都加入該社團,而不管他們的民族認同。他的家族一貫反對條頓騎士團,積極支持波蘭王室。但值得注意的是,西普魯士居民同樣也抵制波蘭國王加強對其控制的企圖,捍衛自己的自治權。
實際上,當時還沒有今天人們熟悉的民族觀念。英國歷史學家諾曼·戴維斯(Norman Davies)指出,哥白尼和當時的大多數人一樣,對民族問題大體上是不以為意的,并不用民族認同來定義自己,而是認為自己是“普魯士人”;我們可以說哥白尼是德意志人,也可以說他是波蘭人,但如果用現代民族主義者的視角來看,他既不是德意志人也不是波蘭人。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熊豐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條頓騎士團,哥白尼,普魯士,波蘭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快中彩直播 极速时时彩彩开奖网站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中国中车股票行情分析 宁夏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官方 中国体彩今日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新疆11选5分布图 上海快3最新开奖走势 外围广东快乐10分